【骑行感悟】山
(2016-02-22 13:25:10)

    很多次骑行,都是忽然之间就上路了。喜欢随意上路的感觉,想走走,想停停,一切自己拿捏。


    骑车的时候心是非常平静的,爬坡的时候更加,心里只想着山头在哪里。爬山分为好几些吧!有些山是可以看到山头,或者在你意识形态下那座山头已经被别人标记过,你从别人的文字表头上可以看到山有多高,路有多远,心里有个预期的把握。而有些山,你心里没底,你不知道其高远矮短。我乐于爬这样的山,有时候却被这样的乐于而转变成窘态,预期不到会因为这样一座或许是横亘于你前方绵绵不绝的山你在半夜还在山中进退艰难。


 骑车游桂林阳朔漓江

 

    广东汕头的南澳岛,一座并不大的岛屿镶嵌在蓝色大海中。受邀于岛上一个沙发主,被力荐环岛骑行,那时候对山路的意识并不强烈,甚至以为沿海骑行大概也不会遇到什么山区腹地那样的大山。去潮州在澄海的时候听车行里的一哥们说岛上有个森林公园爬坡坡度很大。伙同刚上岛时认识的两个周末过来骑行的骑友就上去受虐了。第一次爬这么大坡度的山,车屁股上驮着50斤的行李,骑不动了推,推不动了就停下来全身摊在地上休息。这是一种很有趣的体验,你不知道山有多高,不知道自己体力能不能胜任完成,年轻就上了。8公里的路硬是爬了两个小时,到了山顶,好在山顶上有农家乐,吃了当地的好东西作为补偿,下坡时候可真的就忘记了爬坡时的窘态了。

 

桂林骑行旅游,骑行攻略

 

    在福建漳州,从广东出来后想去南靖土楼看看,广东的地势走得比较平坦,而进入福建,平地像是被某种力量往上拔了一样开始褶皱起来。天空在接近5点的时候开始下起了大雨,为了躲大雨在南靖县城的车行里喝茶聊天候了很长的时间。待到好几轮大雨结束后才开始重新上路。从平地到山地可能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福建山上种茶叶居多,茶树成排成队整齐排列看起来很像梯田,风景也在悬挂的山上美丽起来。但终究是下着大雨,半个来月断断续续的大雨使得道路两旁的山体滑坡非常严重。天渐渐黑了,时间把所有的光都吸走了,黑压压的只有一支并不怎么亮的灯随着车把的晃动在缓慢向前蠕动着。这是一段从导航上可以知道不远的路,但完全不知道还要爬多久坡,内心的恐惧只有自己能安慰过来,不停给自己说话,小心听着两旁可能会晃动的山体,灯光所及之处经常是泥浆在往下落着。好在天佑行者,我终究有惊无险爬完了坡,但下坡也是极为恐怖的事情,你所要控制的速度是可能不会快于上坡的速度的。那晚的经历现在想起来还心里发憷,久不能平静的我在土楼景区里面的青旅呆了两天。

 

    在福建福鼎,一朋友的推荐去一个叫大嵛山的地方,一个小岛,上面有大小两个天湖,被评为中国十大最美海岛之一,曲折前行才能到达,舍近求远。在前往登岛前站的三沙镇,会经历一个比较心怵的爬坡区。那时和刚刚认识不久在泉州遇到的骑友一起,两个人对那个山坡心里都没底,当地好心的骑友看我们要去,专门帮我们把水壶加满了水。我们翻山越岭直到晚上十点钟才到达中间的一个叫松萝乡的地方。在爬山的时候,我跟他讲故事,旅途中的故事想到了就说,那一夜竟然没什么恐怖,在经历过好多大山的磨练后我开始觉得这些都是正常并且可以靠着强大内心挺过去的。到了松萝找地方露营,靠着当地乡亲的帮忙得以在街边扎营和充电,第二天清晨小乡镇的生活早早开始了,起床拉开帐篷外面已经围了好多好奇的人。习惯性地回答各种从哪里来去哪里的问题。


骑车游桂林阳朔漓江


    海南环岛骑行。东线沿海的平坦非常适合骑行,骑行在海边的感觉也是非常值得回味。但我仍然记得在中线翻完五指山后在山脚下的毛阳镇上冷得发抖的自己。翻五指山那天,天气骤变,突然下雨,温度也从前日的30度降到10度。五指山从山脚到山顶有将近8公里的爬坡。因为没做好补给爬了1个多小时,爬到山顶很狼狈。山顶风大,全身尽湿,往山下落的时候伴着风,下到山底几个人一直在打斗。


骑车游桂林阳朔漓江


    川藏线的大山很多,第一次上三千,第一次上四千,第一次上五千,我累的那天,却是在爬完业拉山下了七十二道拐的时候,整个人的信仰突然像是出现了问题。那时,在路上骑行已经六个月了,没了刚开始骑行时的兴奋,没了一个人去独闯的劲头,我在怀疑自己这样流浪的意义,我已经厌倦了别人标记过的大山。飘过七十二道拐,看到怒江的时候,我故意走在最后一个,几个在路上搭上的小伙伴已经往前飞了很久,正值旱季,怒江并没有雨季的“怒”,反而那种潜意识的怒没有实现起来就是异常的静了。停下来,身体靠着石头,看着臧民在石头上写的八字真言,心里默念了一遍“嗡 嘛 智 牟 耶 萨 列 德”,几个臧民磕长头虔诚着一步一步往着他们的圣地拉萨,互道一句“扎西德勒”,他们用生涩的普通话为我“加油”,接着他们三步一磕头,嘴上默念着佛经,好似这世界都不存在,他们心中只有虔诚的向往和圣城拉萨的呼唤。现在,当我闭上眼,脑子里还会回现着那黝黑的脸庞露出白色牙齿无邪的微笑。相比那时,我的内心已经不再是那么的单一和平静了,那时候,是平静到可以听到自己心跳的。


骑车游桂林阳朔漓江


    尼泊尔的安纳普尔纳地区(Annapurna),这是全球排名第一的徒步路线。我是徒步去的,翻垭口那一两天遇到了日本的两个骑友,脑袋一热说我帮你翻垭口吧!翻垭口的行进像是扛着车去徒步,在翻过5400多海拔的Thorong-la pass垭口那天,为了避免晚些时候的逆风行径,清晨四点出发,零下十度左右,扛着车走向阳光像是从死亡里重生了一般。从来没如此真切地感受到过阳光的重要,在阳光下缓了一个小时才算活了回来。翻过垭口后跟两个日本骑友道了别,各自寻路。11月底的博卡拉突然由暖和变得稍微清凉,费瓦湖畔,独自走着,重遇了那两个日本的骑友!空妮七哇后便很快撒哟啦啦了!


骑车游桂林阳朔漓江


     ......   


    常听人说爬山就是去征服一座一座山,我以为不是!山,是用来敬畏的,喜欢骑行的人,每次遇到的大山,都俯首向前,如同臣服于大山,至少在我看来,我是敬畏的!徐徐向前,至少在攀登向前着,生活依然如此!

 

(作者:游骑兔唐小贱 未经同意请勿转载!!!)